著依稀的步道 , 又來到爬滿牽牛花藤的牆下 , 多年前這窗裡 , 流瀉出溫暖的音符 .

小時的我 , 總會被陌生窗口後悠揚的琴聲感動 , 那是燭光下母親忙著晚餐 , 小男孩在外留連 , 小女孩優雅的十指於黑白鍵上滑移的景象 , 而那情景就在父親回到家後得以圓滿 .

巷裡行間 , 已是多年後的秋愁 , 停泊的遊客 , 依然是當年崇憬和樂的我 . 窗裡的景象已然時易 , 年幼的童貞仍劃在窗台 , 燭光下的家庭是否還溫馨 , 還是同我蒙上一層深厚的世故 .

巷口的老樹如今已灰燼 , 放風箏的躍動亦已斷線 , 庭院的小黃狗也都化作黑白鑲嵌在相框 , 雜貨店搬遷後 , 童心已提不起 .

小女孩不再彈琴 , 卻一再再談著情 , 好多人影 . 那母親厚繭滿手 , 越洗越白的髮 , 諸多歲月 . 落扣的公事包是父親唯一的行囊 , 小男孩是否長大 , 機器人也無言以對 , 塵封的湯姆歷險記 .

思念是這家人的信仰 , 失望卻賴著不走 . 幼稚的溝槽延綿成鴻溝 , 連骨肉皆得離散 .

用盡全身氣力輕叩門板 , 門後 , 頹背的老婦張了縫 , 淚水濕皺的窗戶 , 還有老婦胸前當年小男孩母親節所編織垂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 的頭像
Lance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