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丹窯瓦邊的煙塵

坐客餘溫

也都飄散   風停的院後

染墨氳淡輪廓

一堵牆傾潰   怎麼渙散   怎能蕭條

耳鬢廻香 

黃牡丹凋落了新芽   蝶翼扯亂了鳯珠

小碎步也好寂寥  

沒人敢嘻鬧   丈人何歸   鎖眉何解

就是凝膏紅印

輾轉枯瘦

無續的扉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nce 的頭像
Lance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