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第一次在國外跨年想必是件特殊且難忘的回憶, 由於工作告一段落要開始往南島繼續旅行, 所以順著南下之向選擇了首都威靈頓為跨年地點.

但當天早上還在從turangi趕回的路上, 朋友傳訊告知經詢問I-SITE(旅客資訊中心)後, 並無任何跨年煙火施放, 僅有簡單音樂會舉行. 傍晚抵達後, 音樂會已開始舉行, 所謂的音樂會僅是搭一個約五坪大的舞臺由不知哪請來的幾位帶樂器的演奏者表演, 而這樣的舞台有兩處, 距離約步行5分鐘, 表演曲風大同小異. 好不容易挨到10點多時, 出現了兩男一女在舞台不遠處空地持火把表演火舞, 有時獨秀, 有時三人一同上場, 而真正有趣處不是表演者的熟練, 而是三人不時出現火把漏接掉在地上的擺烏龍橋段= =, 不過聽說另一邊舞台更慘, 竟然表演的是花式運球....(就是周杰倫常耍的那套)

DSC_1495.JPG 

這老兄掉的次數最多

DSC_1500.JPG

DSC_1504.JPG

舞台的後方電視牆有著動畫播放時間, 時間進入最後一分鐘時眾人皆將相機對準電視牆準備拍下12:00:00的畫面, 當然我也不例外, 但是那一刻來臨時當我按下快門才發現................我鏡頭蓋沒開!!!!!  就這樣沒了

果不其然也沒什麼煙火, 一點氣氛都無, 但是街上的醉鬼已經一堆了.

於是回飯店前隨手亂拍橋下的車流也甘願點

DSC_1510.JPG

飯店的樓梯

DSC_1513.JPG

結束後我與一行同事去麥當勞點了消夜吃, 隨後就返回休息. 一大早還得搭8點的渡輪往南島前進, 而渡輪報到時間是7點, 意味著6點就得起身.

就這樣結束了第一次在異鄉的特別跨年之夜.

ps:當晚就寢時間約1點多, 而在剩不到五小時的睡眠中同房的室友打呼聲音之宏亮與兇猛根本如一頭活生生的狂牛在我耳邊猛叫般,根本是從地獄傳來的嘶吼, 猶記得夜半傳來第一聲響時我整個人是從床上彈起的.

創作者介紹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