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

清早朋友放工返回後我也自然而然地起身, 梳洗並用過簡易的早餐後即帶著相機出門逛逛.

步行十餘分來到附近濱海岸的公園, 此時天剛破曉, 公園內僅有我一人的腳步聲迴盪. 隨著陽光由海的那頭升起, 陸陸續續來晨跑及運動的人們才紛紛出現, 仰望稀薄的天際線, 滾燙的曙光將天邊染個火紅. 

DSC_0763.JPG

DSC_0768.JPG

太陽升起後揭開一天的序幕, 由這市中心外緣的公園漫步來到城區, 許多商店尚未開始營業, 原想一覽博物館卻不巧地正逢休館, 只得欣賞外觀隔日再臨, 外觀貌似我國植物園內的歷史博物館.

DSC_0776.JPG

也不想看地圖了就這麼沿著街道亂逛, 來到這格局方整的建築物旁, 此為從前市政廳, 現今市政廳似乎已移往別處辦公.

DSC_0778.JPG 

DSC_0781.JPG 

隨意散步下來到以石塊為牆的建物外, 入口處是一半圓形拱門.

其實這是I-SITE, 非常有特色.

DSC_0783.JPG

建物右方一塊空地擺滿了桌椅, 亦可供遊客歇憩.

DSC_0786.JPG

門口一老船長的雕像, 是為當年首批來到這城市的拓荒者, 老船長望著遠方, 就這麼望著望著自己也已成歷史.

  DSC_0791.JPG  

 Timaru是個港口小城市, 為發展觀光, 街道隨處可見宣傳本城市的旗幟飄揚, 總不免在轉過一個街角後又見了幾柱.

DSC_0795.JPG

接著走了好長的一段路來到城鎮的另一邊外圍, 直聳的巴洛克式高柱矗立在公園外, 原來此為悼念過去戰爭時陣亡士兵的象徵性石柱, 守護在紀念公園口.

DSC_0798.JPG

中午時分繞回市中心的圖書館, 找了安靜的角落將行囊卸下, 座椅後方大面積的玻璃帷幕外可清楚望見街道風貌, 以及對街的大教堂.

DSC_0803.JPG

在圖書館消磨幾近一下午時光, 步出時陽光依舊刺眼, 還是得繼續漫遊這城鎮. 下方的建築為社區發展協會之類的組織, 印象有些模糊了.

DSC_0807.JPG

最後又回到朋友住屋處附近的公園外連接至入口的天橋, 天橋下的軌道特定時間會有火車穿越而過. 

DSC_0810.JPG

DSC_0814.JPG

DSC_0817.JPG 

DSC_0824.JPG

 公園內部如上列圖像中有許多特色的裝飾雕塑, 在一隅有處半圓形的大鐵網籠罩著大地, 蓋一大鳥籠也.

DSC_0826.JPG

籠內不乏多樣艷麗且不畏生的鸚鵡, 雖常可愛逗趣會主動靠近遊客展現其歌喉, 但看著不禁覺得傷感.

DSC_0830.JPG

DSC_0834.JPG 

無論捕捉這些鳥兒的目的為何, 是為了保護亦或僅是供人們觀賞, 都破壞了物競天擇的定律, 況且都不屬瀕臨絕種動物.

我就假定捕捉的人們出發點是基於保護目的, 但享有安全卻犧牲自由飛翔的空間, 我想誰都沒有權力剝奪任何生物享有自由的自主性. 包含父母也一樣, 又讓我想起在現今我國的家庭養育方式正如養育籠中鳥般呵護子女, 雖說出發點是為子女著想, 但多少父母真想思考過孩子要的是什麼; 如何選擇人生的道路並對自己負責, 而不是打著大愛的旗子忽視了教育的真諦, 並且慢性地摧毀孩子的創造力與獨立生存的競爭力 .

DSC_0844.JPG  

透過鐵籠望著外頭世界, 暗自慶幸能有機會獨自來到這塊土地為自己所選擇的路負責, 在這裡我很自由.

今天走累了, 先到此為止吧. 

DSC_0843.JPG

創作者介紹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