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依舊晴

 

         遊記翻到最後一頁, 講述的是最後四天回到了那似曾相似之地---基督城, 是為當初抵達紐國的第一個城市, 也是最後一個月做為遊南島起點之地, 如今舊地重遊我與她都換了角色, 她成了此趟旅程終點, 而我我則成為歸鄉人.

基督城, 一個未受上帝眷顧之城, 2010年發生了一次大地震與無數次餘震, 2011年三月再次發生一起大地震與無數餘震而奪走不少性命, 這次重返但市中心仍在修繕而閉鎖, 一段只需10分鐘車程我卻一直受限於單行道亦或道路封鎖不斷打轉, 最終抵達住宿點竟花費了半小時之餘. 

這故事的最後頁也無精彩之處, 不過是辦妥回台前的一些相關手續與確認機票航班等事宜, 四天的時間內幾乎都待在住屋內休息上網, 其中一天宿主非常好心的帶著其兒女與含我在內幾個民宿中同是背包客的我們參觀假日市集, 在此特別感謝她.

 

         最後一天搭乘傍晚的航班中途經香港轉往桃園機場, 候機室中以簡訊傳給所有認識的朋友以告離別, 摸著手邊的行囊望著熙來攘往的候機室走道突生百感交集, 八個月前我還在故鄉的機場告別母親上了飛機, 在那之前的職場生涯中每日焦頭爛耳, 直至一日一如往常的下班時分, 闔上電腦脫去外套推上椅子, 突然想到是否到了自己三十歲那年的生日當天仍會重複著這些動作, 意識到生命該有所改變, 至少在心底深處那喜好冒險的心未因世俗而萎縮前, 好好地檢視自己能將多少不可能化成可能. 但我並沒有立刻行動, 直到近兩年後的2010年時才毅然決然負起行囊踏上這趟旅程, 出發前將身邊所有值錢珍藏的物品一一售出, 小由電玩大至汽車, 一個新的旅程勢必得拋棄舊包袱才能義無反顧的前行.

現在猶然清楚記得出發前一晚, 在國家戲劇院觀賞了一場相聲瓦舍的<惡鄰依依>.

 

         我自認為是個很吃苦的人, 但在這八個月的日子裡確時有些時段不是那麼好受, 第一份在農場的工作量相當吃重, 我得在拖板車上不斷地搬運裝箱好的花椰菜塑膠籃子並將其堆疊成堆, 一天下來全身筋骨痠痛欲解, 夜晚在簡陋的兩坪大農舍小屋中也無什麼休閒活動, 那一陣子常望著星空泛著思念, 也常動搖自己的初衷, 不過卻在一次又一次的夜空下, 我體會到珍惜的真諦.

所以最後的幾個月又認識了一批五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後輩朋友, 有天用餐時他們問起我來此學到了什麼體會了什麼, 現在想想我仍是不改當初的答案:

對於每日在急診室工作的醫生或護理人員看慣了死別, 而身為背包客的我們則是目盡了生離.

每個城市的背包客棧人來人往, 每天會遇到新進住的旅行者, 每天也送別認識不久的新朋友. 換了工作或移動至其他城市也得與同批工作的夥伴互道再見, 各奔前程. 這些異地認識的朋友或許日後還會聯絡也或許大多皆已失去聯繫, 真正保持聯繫且重逢的為數畢竟不多.

現在也想起因那地震而過去的人們, 他們之中是不是有曾與我擦肩而過甚至曾在教堂廣場前臨坐在大西洋棋看台交談甚歡的人, 亦或第一天親切協助我辦理帳戶的內地小姐及傾聽我行李遺失的紀念品店人員呢? 如今人事全非.

而這些那些一再再地相遇與離別讓我體會了珍惜的珍貴.

在此也感謝那些曾幫助過我的人, 因為他們我的旅程得以更加順遂. 同時也感謝那些被我幫助的人們, 因為他們使我感受到施比受更有福的至理.

 

         知名影星林青霞曾言:最難的角色就是扮演自己.

我選擇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每一步, 就該對自己的選擇付出責任, 在人生這一刻我選擇了放棄穩定的工作, 嘗試在異鄉的國度裡發現不一樣的自我與潛能, 挑戰美景之下也能品嘗甘苦後的清純, 不是為出走而出走, 更亦非他人皆如此若我不如法泡製則遜了些的想法, 我只是選擇我的道路, 我就是扮演自己, 不慌張也不盲從.

 

        候機室響起提醒旅客登機的廣播, 於是我的思緒又被拉回.  八個月的旅程在這裡畫下句點, 但在人生中僅是一行句子的結束, 我微笑負起了行囊朝著登機口走去, 因為下一段文章還等著我繼續提筆揮灑.

DSC_0922.JPG

 

 

 

創作者介紹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日本
  • 老Lance, 近来好吗?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们5个后辈。我们也很开心可以从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也要谢谢你的教诲,感恩。
    顺便报告一下我的近况,我开始工作了。
    祝身体安康!=)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