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的殘酷 , 是人類暴行最深沉的錯誤.

本片敘述在日軍侵華時 , 一名冒充神父為賺戰爭死人財的西方殯葬者來到了南京一大教堂 , 教堂殘餘的眾多女學生只能仰賴這西方臉孔的陌生人庇護 , 同時14名京城名妓亦投奔至此尋求庇蔭 . 

從最初女學生與眾青樓女的對立 , 在共同面對生存危機後彼此的接納 , 青樓女甚奮而犧牲自己只為保留這些年輕女孩一片純潔的未來 , 在在說明了人性的可貴 , 更對比出戰爭下日軍的泯滅人性與卑微的弱勢.

片尾 , 12釵加上一犧牲自己偽裝成女學生以補人數之不足的男孩 , 一個個被日軍帶上了軍卡車 , 這一去是凶多吉少 , 這一別也只待成追憶. 才又想起前一晚神父為這些女子剪髮上妝時 , 為使神父(即殯葬師)便於化妝 , 眾人一字排開平躺的畫面 , 已成結局的象徵 .

劇終時 , 畫面出現眾青樓女唱著其樓舫的名曲 , 顏色艷麗的旗袍在殘破不堪的斷垣殘壁前 , 相當衝突但不失協調的對比用色 , 是大導演一貫的處理風格與技巧 , 彷彿與英文片名The Flower Of War相互輝映著 , 也似乎意味著死亡的灰色氣息下 , 唯有人性的光輝是不滅的 ; 是永恆且絢爛的.

搭著劇尾那秦淮曲清麗又婀娜的曲調 , 不禁使人更為沉重 , 我想戲院中應是最多觀眾在這一刻崩潰的吧.

本片中男角(克里斯汀*貝爾)的演技或許受限於角色本身的設定並未有相當出色之處 , 但也有一定水準. 反倒是飾演青樓女子玉墨的倪妮 , 內斂的演技令人為之驚艷. 另外, 劇中飾演第13釵那一角色的男孩 , 沉穩的演技也令我印象深刻.

突然想起去年在外遊玩時於一間民宿遇到的一對日本中年夫妻 , 他們跟我提到 "日本這些年來這麼多災難 , 也許是一種報應. 我們做了太多壞事了. "  當然那年代日本人的兇殘與喪盡天良是那時代的事不應罪及無辜的後代百姓 , 但歷史可以原諒 , 教訓不能遺忘. 即便日本政府至今仍完全否認南京大屠殺的發生 , 生為中國人的後代卻不能不知這段歷史 , 那是對自己身為的民族最基礎認知.

很慶幸自己身在這安平的時代 , 我的國家雖然內鬥不少 , 但至少免於戰火摧殘.

在此也永永遠遠掉念那些在戰爭中犧牲的英靈. 也緬懷南京大屠殺中所有逝去的前人.

創作者介紹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L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